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鲍方 编辑:江平波 UI设计:宋鹏 前端开发:盛维玮

致敬前行的力量

40年,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回顾过去,推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致敬前行的力量暨“看见”系列人物专访,寻找每一寸肌肤里都镌刻着新中国成长与探索印记的他们,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的他们,期待用他们的眼睛,讲述过去的历史,照亮前行的路。

嘉宾
沈晓明

中共党员,籍贯湖南省岳阳市,硕士研究生,高级经济师。现任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核心观点】

1、在坚持“与时俱进”、“与世俱进”的同时,我们坚定地保持了 “中国特色”,既没有故步自封,也不是全盘接受,而是坚持“洋为中用”、“他为我用”,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保持了足够的战略定力。

2、长城打折收购了某资管计划的4笔债权,帮助该上市公司和4家债务企业进行资产重组,直接化解了4家债务企业的债务危机,避免了因证券公司强制平仓引发的上市公司危机。

3、长城以“收购私募债+主动性债转股”的方式介入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债务重组,这是国内首个央企私募债违约事件,目前,长城正协助制定债转股及重组上市方案。

4、长城以债务重组、资产重组、企业重组、产业重组等多元化“投资银行”手段,为企业设计一揽子以实质性重组为主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改善企业财务状况,提升企业盈利能力,帮助企业“换血”实现转型升级,直接或间接化解金融风险、优化资源配置,进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市场化债转股。

5、资产公司应以化解金融风险、服务实体经济为最高使命。

5、不良资产具有鲜明的周期性规律,而资产公司作为商业化市场主体,其业务必须具有持续性。

【谈改革开放】

放眼世界,在坚持“与时俱进”、“与世俱进”的同时,我们坚定地保持了 “中国特色”,既没有故步自封,也不是全盘接受,而是坚持“洋为中用”、“他为我用”,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保持了足够的战略定力。

金融界:请描述下您眼中的改革开放40年?

沈晓明: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40年的改革开放,推动我国社会发生了一系列重大的历史变革。一方面,改革开放不仅推动了中国社会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推动了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解放,社会财富迅速增长,人民生活得到了明显改善。另一方面,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全方位开放,开放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的鲜明标识,2017年,中国进出口总额41045.04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一;实际利用外资1300多亿美元,是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

我想用三个词来描述改革开放——“放眼世界”、“与时俱进”、“中国特色”。40年前开启的改革开放进程,一方面是对内改革,另一方面是对外开放,内部的改革促进了我们的对外开放意识和程度,对外开放带来的冲击也促进我们不断加大改革力度。放眼世界,在坚持“与时俱进”、“与世俱进”的同时,我们坚定地保持了 “中国特色”,既没有故步自封,也不是全盘接受,而是坚持“洋为中用”、“他为我用”,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保持了足够的战略定力。“市场经济的长处”与“社会主义制度”这两种优越性的有机统一,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迸发出巨大活力。

【谈长城】

长城以“收购私募债+主动性债转股”的方式介入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债务重组,这是国内首个央企私募债违约事件,目前,长城正协助制定债转股及重组上市方案

金融界:长城资产是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您可否回顾一下当年收购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过程和困难?

沈晓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它是于1999年10月成立的国有独资非银行金融机构,主要从事不良资产收购、管理、处置及委托代理等业务。当时主要肩负了三项历史使命:一是收购银行不良资产,支持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为其股改上市创造条件;二是对符合条件的国有企业实施债转股、重组和整合,推动其减负脱困与改革发展;三是运用特殊法律地位和专业化优势,处置回收不良资产,最大限度保全资产、减少损失。

成立之初,长城资产按政策安排接收农业银行剥离的不良资产3458亿元,债权涉及企业户数高达195万户。相比同业,长城资产接收的不良资产笔数最多,但规模最小,户均债权最小,单位处置成本最高。并且由于农行债权很多涉及农村集体合作社,甚至农户个人,因此情况较为复杂,追偿率相对较低,处置较为困难。即使如此,长城人依然坚定使命,攻坚克难,最终长城资产政策性资产现金回收率远超财政部核定的限额;累计对超过150户国有大中型企业实施债转股;累计对近500户计划内关闭破产的企业实施债务减免。有效地支持了农业银行和国有企业的改革发展,圆满地完成“化解金融风险,支持国有企业改制和最大限度保全资产、减少损失”的使命。

金融界:当前,各方高度关注民营企业风险问题,长城资产在支持民营企业方面有哪些举措?今年股票质押风险事件较多,长城资产有没有介入救助,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能否介绍一两个具体案例? 

沈晓明:我们非常关注债权违约和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爆仓风险,并且积极、主动与相关的机构企业接洽,寻求合作机会,希望发挥我们的专业手段化解、缓释风险。今年,我们启动了主要针对上市公司的“战略救助+产业升级”计划,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这一计划依托于长城资产的不良资产主业,其核心是以债权收购、债权投资等传统不良业务为切入点,通过股债联动的运作模式,主动策划债务重组、资产重组和股权重组,充分发挥资产公司的核心功能,有效化解上市公司潜在的违约风险,并支持符合产业政策导向、有发展潜力的上市公司进行产业升级,从而起到稳定资本市场的作用。

面对金融市场复杂形势,我们积极对接,已经制定了十余个上市公司债务重组方案。上半年,我们与贵州赤天化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与战略合作协议,将原有的10亿元债权转化为上市公司赤天化10。94%的股权,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及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不久前,我们与千山药机签署了《综合服务意向协议》,提供资产重组、债务重组、盈利模式重组、经营管理重组等一揽子综合服务,协助其化解债务危机,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并实现转型升级发展。

面对市场的流动性压力,在合规的前提下,我们今年还出资不少于100亿元,用于实质性并购重组。此前,我们重组了某证券公司一款规模近12亿元资管产品的标的债权,长城打折收购了该资管计划的4笔债权,帮助该上市公司和4家债务企业进行资产重组,不仅直接化解了4家债务企业的债务危机,避免了因证券公司强制平仓引发的上市公司危机,也保护了资管计划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在维护资本市场稳定的同时,有效防止了可能发生的群体性事件。

金融界:请您介绍一下,今年以来,在推进法治化市场化债转股、化解金融风险、支持问题企业的工作中,长城资产取得的最新进展。

沈晓明:我司认真学习领会《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文件精神,积极探索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截至目前,已实施6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框架协议金额86亿元。6月,中国中铁116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中,长城出资25亿元并牵头联合信达、东方收购了总规模约60亿元债权。这将有效降低中国中铁的资产负债率,减轻企业财务负担,增强企业资本实力,为其下一步调整业务结构、完善经营管理、提高经营效率提供有效支持。

目前,我们正在运作的重点债转股案例是处置“中国铁物”债券违约项目。中国铁物是由中国铁路物资(集团)总公司(其前身是铁道部物资管理局)核心资产组建的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4月11日它公告申请9期共168亿债务融资工具暂停交易,这是国内首个央企私募债违约事件。长城于2017年1月19日签署资产重组合作协议,以“收购私募债+主动性债转股”的方式介入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债务重组,即以转股为目的收购,我们先以承接债务为切入点,再择机将债权转股权,达到了以债权换股权,以时间换空间的目的,并以此为切入点撬动了一揽子重组方案的实施,从而促使中国铁物债务的整体解决。目前,长城正协助制定债转股及重组上市方案,积极探索多种运作手段,最终彻底解决债务问题。

【谈资管行业】

以债务重组、资产重组、企业重组、产业重组等多元化“投资银行”手段,为企业设计一揽子以实质性重组为主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改善企业财务状况,提升企业盈利能力,帮助企业“换血”实现转型升级,直接或间接化解金融风险、优化资源配置,进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市场化债转股

金融界:长城、信达、华融和东方资产明年就成立满20年了,您认为资管行业发展经历了怎样几个重要的转折?

沈晓明:长城资产成立至今已近20年,先后收购、管理和处置了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及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本金1万多亿元,债权总额近2万亿元。我们可以把这20年的业务划分如下:

这里,“坏银行”即不良资产收购处置,降低企业财务成本、优化负债结构,化解银行债务危机、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好银行”即为提升不良资产价值搭建平台,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效果,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帮助企业走出经营困境,实现扭亏为盈;“投资银行”即以债务重组、资产重组、企业重组、产业重组等多元化手段,为企业设计一揽子以实质性重组为主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改善企业财务状况,提升企业盈利能力,帮助企业“换血”实现转型升级,直接或间接化解金融风险、优化资源配置,进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市场化债转股。

第一阶段:政策性业务阶段。2000年11月,国务院颁布《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明确四大资产公司的运行框架,到2006年财政部规定的政策性债权处置的最后期限。该时期,资产公司通过定向发行金融债券和向中国人民银行再贷款等方式筹集资金,并以账面价值接收国有商业银行剥离的政策性不良资产。在没有成熟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我们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实现对不良债权的最大化清收,最大限度挽回资产损失,对成本及效益不进行考核。

第二阶段:商业化转型阶段。资产公司探索以商业化方式收购不良资产,将不良资产收购范围扩展到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以及非金融企业不良资产,围绕提升不良资产价值搭建了经营平台,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并相继完成股份制改造。这一时期,资产公司开始自主经营,资金来源从政策性贷款转向市场化融资,不良资产业务要承担资金成本、财务成本、经营成本以及相关税费,盈利压力明显加大,我们的成本意识、效益观念大大增强。彼时,对有经营价值的资产,通过追加投资等手段推动企业要素重整、提升不良资产价值。

第三阶段:股份制改造后的改革发展新时期。这一时期,以强监管、强问责为主要特征的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促进金融正本清源、脱虚向实。在业务模式上,资产公司更加专注主业,将有限的资源配置到经济资本占用低的资产包收购及实质性重组业务上;不良资产业务聚焦问题债权、问题企业和问题机构,大力拓展实质性重组业务。

金融界:回归本源是中央当前对金融业的最重要改革要求,长城资产和整个不良资产经营处置行业将如何响应国家要求,调整自身定位,服务国家经济建设大局?

沈晓明:首先,随着不良资产新周期的到来,主动承担起化解金融风险的历史重任。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实体经济中企业应收账款规模增长加快,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规模和不良资产率仍保持上升趋势。长城将继续承担盘活存量资产,化解金融风险的历史责任,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社会和经济稳定做出重要贡献。

其次,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逐步深化,在企业重组、行业整合和产业并购等方面主动作为。“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是中央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对“僵尸企业”处置的重要思路。近年来,我们通过债务重组、资产并购、追加投资等并购重组工具的组合,创新了一系列有特色的并购重组业务模式,运作了“ST东盛”、“ST超日”等一系列经典案例。

再次,积极发挥综合金融服务功能,主动支持民营企业和实体经济发展。近年来,降低间接融资比重、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成为金融改革大方向,我们之前运作的“众泰汽车”项目,就是通过“资产管理手段+专业子公司金融服务”模式,运用“债权收购+资产重组+金融租赁+股权投资”综合服务手段,持续五年为“众泰汽车”累计提供七十多亿综合金融服务,支持实现整体重组上市。

【谈金融监管】

资产公司应以化解金融风险、服务实体经济为最高使命。不良资产具有鲜明的周期性规律,而资产公司作为商业化市场主体,其业务必须具有持续性

金融界:资产公司被称为逆周期工具。近两年防风险、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长城公司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中,您对资产公司未来改革发展的期待是什么?

沈晓明:资产公司应以化解金融风险、服务实体经济为最高使命。

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都把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历史上,资产公司托管重组了新疆金融租赁、浙江金融租赁、汉唐证券、金谷信托等一系列问题金融机构,还成功处置了“德隆系”问题企业,可以说,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是资产公司的“老本行”。在新时期,资产公司将发挥这一经验优势。

一是坚守不良资产主业不动摇。通过收购不良资产化解潜在或已形成的金融风险,通过债务重组降低实体企业财务风险,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二是充当经济金融体系的“清道夫”和“中西医”,重点做好社会影响大、涉及范围广、处置难度高的综合性金融风险的化解;履行政策性功能,采取金融救助和机构托管等方式应对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体现新时期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国家队”担当。三是探索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新范式。即为企业提供一揽子以实质性重组为主的综合金融服务,创新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模式和实践,充分发挥资产公司盘活存量的特殊功能。

平衡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责任,是我对长城资产改革发展最根本的期待。

目前,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能的攻关期,改革发展任务繁重。我们将促进国民经济“平衡、充分”发展,进而确立长城资产在推进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中的存在价值,探索契合新发展理念的独特商业逻辑,在服务实体经济过程中寻求可持续发展模式。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不良资产具有鲜明的周期性规律,而资产公司作为商业化市场主体,其业务必须具有持续性。在托管救助问题金融机构的过程中,资产公司重组整合了部分机构,搭建了包含部分金融牌照的子公司,逐步探索了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一方面,资产公司的子公司作为综合金融服务“工具箱”,扩充了资产公司的不良资产处置和价值提升手段;另一方面,在宏观经济处于周期上行阶段、不良资产供给量急剧减少时,子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平滑资产公司的经营波动,保证资产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金融界:您曾任职监管部门,您如何看待近年去杠杆中的金融严监管,您可以总结一下这个过程的经验吗?

沈晓明:“乱象”整治的大幕于2016年拉开,至今已经历两轮监管政策密集落地潮:17年3-5月银监会的“三三四十”检查, 18年年初监管文件的密集发布。

随着以强监管、严问责为主要特征的监管政策密集出台,资产公司面临不可逾越的天线,即其风险抵御能力、法人治理结构、发展规模和速度,以及资产质量均受到资本金的约束。

应该说,最近几轮的监管整治效果显著,中国金融的生态链正在加速重塑。首先,是突出了“监管姓监”,强调合规文化和责任人制度,加大处罚力度,将监管重心定位于防范和处置各类金融风险。特别是金稳委成立之后,更加重视职能监管和行为监管,套利空间将大大挤压。其次,是推动了金融体系去杠杆、去通道、去链条。强调要优化资源配置,增强服务实体的能力,打击通道业务,倒逼泛资管行业瘦身。第三,资管新规及理财新规等一系列办法的颁布,打破了刚兑格局,未来金融行业集中度提升,规范者生存。第四,促进金融机构业务回归本源。第五,对于各类型金融机构而言,加强了穿透监管,监管实质重于形式。

更多 往期回顾
彩八彩票平台 大赢家彩票平台 大玩家彩票平台 pk10北京赛车好不好玩 pk10北京赛车怎么玩 华阳彩票平台 爱尚彩彩票平台 pk10北京赛车可以玩嘛 6号彩票平台 网上pk10北京赛车怎么玩